首页 > 正文
头发种植后会有后遗症吗

天河区毛发种植医院,武汉那家医院植发好,sht和fue植发技术那个好,常德哪家植发医院好,深圳哪家种发医院好,越秀区种植眉毛哪里好,阳江市种植睫毛中心,湛江市种植眉毛机构,中山市种植头发哪里好,种植毛发多少钱一根

  原标题:留日医学硕士卖假药获刑:成本几十块,以数万元卖给癌症病人

  浙江义乌市法院日前一审判决一起销售假药案,有数十年从医经验的留日医学硕士苏某被处有期徒刑10年,并处罚金300万元。

  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了解到,苏某今年55岁,天津人,医学硕士,曾在日本从医多年。

  义乌商人何女士在一个养生培训班上结识苏某。交谈中,苏某谎称自己是日本医学、免疫学双料博士,在日本经营生物研究所,有一款“龙博草”,是研究所钻研多年的结晶,可治疗多种疾病。2015年11月,何女士花三万元买了一盒,抹在身上有热灼感,让她误以为“起作用了”。一个月后,她从天津将苏某请来义乌,又花12万买了4盒,还将“神药”推荐给朋友。

苏某制作的假药“龙博草”

  骆女士的哥哥被确诊为肺癌晚期,经何女士推荐,兄妹两人2016年2月到天津找到苏某,以5万元一盒买了4盒。另一位通过何女士认识苏某的小琴(化名)患乳腺癌,先后三次从苏某处购进11盒“龙博草”,花费33万,钱都是从亲友处凑的。

  骆女士的哥哥用药后并未好转,由于轻信“神药”耽误正常治疗,不久离开人世。同时,何女士和朋友们用了“龙博草”后都没什么效果,再联系苏某,她却“蒸发”了。

  何女士将情况反映到义乌市市场监管局,后者调查后移交至市公安局。2016年8月,义乌警方在天津国际机场将打算出国的苏某抓获。

  据苏某交代,她在日本行医多年,但未取得在国内行医的资格,“龙博草”实为价值30~80元的“泥灸”。苏某几年前回国后,将“泥灸”包装成“名贵药”,销售到北京、湖北、山东、浙江等地,非法所得超过130万元。

苏某自制的说明书

责任编辑:桂强

  原标题:留日医学硕士卖假药获刑:成本几十块,以数万元卖给癌症病人

  浙江义乌市法院日前一审判决一起销售假药案,有数十年从医经验的留日医学硕士苏某被处有期徒刑10年,并处罚金300万元。

  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了解到,苏某今年55岁,天津人,医学硕士,曾在日本从医多年。

  义乌商人何女士在一个养生培训班上结识苏某。交谈中,苏某谎称自己是日本医学、免疫学双料博士,在日本经营生物研究所,有一款“龙博草”,是研究所钻研多年的结晶,可治疗多种疾病。2015年11月,何女士花三万元买了一盒,抹在身上有热灼感,让她误以为“起作用了”。一个月后,她从天津将苏某请来义乌,又花12万买了4盒,还将“神药”推荐给朋友。

苏某制作的假药“龙博草”

  骆女士的哥哥被确诊为肺癌晚期,经何女士推荐,兄妹两人2016年2月到天津找到苏某,以5万元一盒买了4盒。另一位通过何女士认识苏某的小琴(化名)患乳腺癌,先后三次从苏某处购进11盒“龙博草”,花费33万,钱都是从亲友处凑的。

  骆女士的哥哥用药后并未好转,由于轻信“神药”耽误正常治疗,不久离开人世。同时,何女士和朋友们用了“龙博草”后都没什么效果,再联系苏某,她却“蒸发”了。

  何女士将情况反映到义乌市市场监管局,后者调查后移交至市公安局。2016年8月,义乌警方在天津国际机场将打算出国的苏某抓获。

  据苏某交代,她在日本行医多年,但未取得在国内行医的资格,“龙博草”实为价值30~80元的“泥灸”。苏某几年前回国后,将“泥灸”包装成“名贵药”,销售到北京、湖北、山东、浙江等地,非法所得超过130万元。

苏某自制的说明书

责任编辑:桂强

  原标题:留日医学硕士卖假药获刑:成本几十块,以数万元卖给癌症病人

  浙江义乌市法院日前一审判决一起销售假药案,有数十年从医经验的留日医学硕士苏某被处有期徒刑10年,并处罚金300万元。

  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了解到,苏某今年55岁,天津人,医学硕士,曾在日本从医多年。

  义乌商人何女士在一个养生培训班上结识苏某。交谈中,苏某谎称自己是日本医学、免疫学双料博士,在日本经营生物研究所,有一款“龙博草”,是研究所钻研多年的结晶,可治疗多种疾病。2015年11月,何女士花三万元买了一盒,抹在身上有热灼感,让她误以为“起作用了”。一个月后,她从天津将苏某请来义乌,又花12万买了4盒,还将“神药”推荐给朋友。

苏某制作的假药“龙博草”

  骆女士的哥哥被确诊为肺癌晚期,经何女士推荐,兄妹两人2016年2月到天津找到苏某,以5万元一盒买了4盒。另一位通过何女士认识苏某的小琴(化名)患乳腺癌,先后三次从苏某处购进11盒“龙博草”,花费33万,钱都是从亲友处凑的。

  骆女士的哥哥用药后并未好转,由于轻信“神药”耽误正常治疗,不久离开人世。同时,何女士和朋友们用了“龙博草”后都没什么效果,再联系苏某,她却“蒸发”了。

  何女士将情况反映到义乌市市场监管局,后者调查后移交至市公安局。2016年8月,义乌警方在天津国际机场将打算出国的苏某抓获。

  据苏某交代,她在日本行医多年,但未取得在国内行医的资格,“龙博草”实为价值30~80元的“泥灸”。苏某几年前回国后,将“泥灸”包装成“名贵药”,销售到北京、湖北、山东、浙江等地,非法所得超过130万元。

苏某自制的说明书

责任编辑:桂强

广州大规模的植发医院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